首页| 滚动| 国内| 国际| 军事| 社会| 财经| 麻将程序的遥控安装产经| 房产| 金融| 证券| 汽车| I T| 能源| 港澳| 台湾| 华人| 华报| 侨网
English| 图片| 视频| 访谈| 娱乐| 体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视界| 演出| 专题| 理论| 地方| 新媒体| 供稿
信息

53名武汉大学生找中介做暑假兼职 被扔东莞街头

2016年07月14日 07:49 来源:中国青年报 参与互动 

  刚过去的几天,武汉铁路职业技术学院大二学生小刘是“漂泊”度过的。7月7日,他与另外52名大学生通过中介公司介绍,坐上了一辆前往广东东莞的大客车,本以为是去一家电子厂做暑期兼职工,不料却被扔到了东莞街头。

  在东莞,这些学生当中有的9个人挤一间房,有的一天只吃一顿饭……

  7月13日,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前往涉事中介武汉美周末商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美周末”公司),该公司已人去楼空,相关负责人拒接记者电话。

  兼职路上被扔东莞街头

  小刘此前做过一些兼职,并加入了一个兼职QQ群。6月底,兼职QQ群弹出一则消息,称可介绍外地暑期兼职,与当地正式工同工同酬。

  考虑到暑期兼职可丰富阅历、挣生活费,7月3日,小刘与同学们按照广告,来到位于武汉理工大学生创业园的武汉美周末商务有限公司。

  “面试后,公司承诺,可安排我们进东莞工厂的岗位,每月底薪1550元,加班另付1.5倍工资。7月7日介绍具体工种。”小刘介绍,随后,每人交了100元“定岗费”,并签订合同。

  《定岗合同书》显示,“甲方在规定时间内给乙方提供工作岗位信息”,落款是武汉四方行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四方行”公司)。小刘被告知,“四方行”和“美周末”是一起的。

  7日一早集合时。大家看到,现场分几拨、有100多名大学生。最终,包括小刘、以及其他高校学生在内的53名大学生,选择一起去东莞某电子厂流水线兼职。随后,中介公司找每人收取450元,“说是车费、中介费。”还要求上交合同与收据。

  当晚8点半,客车出发前往东莞。大家这才发现,中介公司没派人随同。

  8日下午4点多,53名大学生到了东莞东坑镇。

  车子停在路边,上来两个人,自称是当地中介的。在确认了这批学生是武汉“四方行”介绍的后,两人称,在东莞不可能有同工同酬的暑期兼职工种,“四方行”提供的岗位“可能去不了了”,随后便推销另外的岗位。

  4点30分,大客车再次停下,要求所有人下车。十分钟后,车驶离现场,53名学生被丢在了街头。

  “学生们纷纷给“四方行”“美周末”的万总、陆总打电话询问情况。”小刘回忆说:“对方支支吾吾,叫我们先在附近找地方住下,他们明天派人来跟我们协调。”

  9人挤一间房漂泊异乡

  意识到不对劲,有人选择了报警。一名学生联系了在当地实习、就读于鄂州职业大学的一名同学,这名同学将情况反映给自己的实习带队教师。

  这位教师赶到现场。通过联系一名重庆籍老板,帮忙接收了其中部分学生。

  其余学生来到附近一家旅馆。为省钱,小刘与同学院的另5名男生、3名女生挤一间房,女生住床,男生打地铺,小刘在椅子上凑合了一晚。

  原本,“四方行”“美周末”承诺第二天上午到东莞,但等了两天,对方一个人都没来,“打电话催,他们要么说在火车上,要么说在飞机上,要么说在开会,最后索性不接电话了。”小刘说。

  其间,当地中介来推销其他的兼职岗位。“剩下的这批学生,有的等不了了,跟着去了别的公司;有的回家了,剩下18名学生。”小刘说。

  “为找兼职,我们已交了550元,带的钱本就不多,大家都只能凑合着过。”小刘说,他们住过的最便宜的旅店38元一晚,5人一起住,没空调。一开始,大家每天吃两顿饭,后来有的人一天只吃一顿饭。

  10日,武汉一家报社收到信息,开始采访调查。当天下午,“四方行”联系了这批学生,并找了两辆面包车,将学生运到广州。在该报协调下,11日,“四方行”“美周末”方面表示,给18名学生每人退200元,另按每人40元补贴几天来的生活费。12日,18名学生坐上了回武汉的硬座列车。

  涉事公司已人去楼空

  13日下午,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来到武汉理工大学生创业园。位于505、510房间的武汉美周末公司已人去楼空。据创业园前台人员介绍,当天中午,公司负责人带领员工搬走了办公物品,并办理了退房手续。

  记者电话联系美周末公司人事部陆姓经理,对方手机要么不接,要么直接挂断。

  上述鄂州职业大学的实习带队教师告诉记者,从2009年起,他带本校学生在东莞实习。从2013年起,每年都会遇到类似情况——武汉的中介公司将大学生接到东莞,随后放任街头,学生大都交了四五百元的“中介费”“车费”。当地中介得知信息后,便对这些学生推销其他的兼职岗位,“许多学生做的是苦力活,比如物流搬运,一个箱子100多斤。”

  事实上,7月8日接到的这批学生,已是上述带队教师今年在当地遇到的第三批被骗学生。据其介绍,第一批是6月30日,有54名学生;第二批是7月4日,有174名学生,学生来自湖北理工学院、湖北大学知行学院等。

  “希望有关部门能规范一下中介行业!”这位教师呼吁。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朱娟娟

  本报武汉7月13日电

【编辑:李雨昕】
/fileftp/2016/06/2016-06-13/U194P4T47D35171F967DT20160613093733.jpg">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哪里有卖透视杯碗的设备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2016 www.bxpxk.cc. All Rights Reserved

哪里有卖透视杯碗的设备,最先进赌博押宝工具
扑克魔术教程
推筒子变牌视频
炸金花扫描仪
麻将有哪些技巧
怎么可以透视杯碗
广州扑克识别
炸金花扑克牌感应器
牌九扫描仪
麻将机作弊器淘宝
普通扑克牌怎么看透
推筒子变牌技巧
打麻将作弊口诀
怎么看穿别人的猜宝
哈尔滨麻将出千手法
透明扑克
“管制是纠正市场失灵的必要手段。”在上海三亦城市规划公司教授徐康明看来,这其中原因包括:出租车服务中消费者议价能力较弱,需要进行价格管控,由此就需要管控规模以确保司机合理收入;管制还可以减少恶性竞争,“自由准入会吸引过多经营者进入市场,导致运力过度供给,影响从业者收入和服务安全与质量。”交通运输部运输司巡视员徐亚华的理由则是:出租车运营时间长,大量占用道路资源,容易加剧交通拥堵。
同时,位于德国中北部不伦瑞克的大众汽车金融服务公司也决定,今年年底前停止招聘新员工。
被举报后,扬农化工于9月29日发布公告撇清关系。扬农化工厂在公告中表示,2009年以后,公司与侯河化工厂再无任务业务关系;根据公司与侯河化工厂签署的协议,(责任)应由侯河化工厂独立承担,与本公司无关。
“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引入市场化机制的方式如果得到推广,就能够改变财政资金对于市场不敏感的情况,提高使用效率,弥补市场流动性的缺口,使之转化为激活市场的动能。”前述券商相关负责人认为,从需求看,只靠600亿的发展基金无法满足中小企业的融资需求。但从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的运行模式看,它提供了改变国家投融资机制,盘活存量财政资金、为社会资本创造新投资渠道的巨大想象空间。来源:国际金融报


北京工商大学商业经济研究所所长洪涛也认为,我国跨境电商行业正处于发展的黄金时期,目前呈现出体量大、发展快、模式多样的特点,占据进出口总额的比重也越来越大,较以往更有话语权。他表示,不仅仅是今年四季度,以跨境电商目前蓬勃发展的势头来看,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,跨境电商都会成为提振外贸的一大利器。


代表:人人车 瓜子二手车
雨花南路的雨花新村前有排公共自行车桩,三五居民把车桩当作座椅坐着聊天。居民们说,自行车桩已经竖起来有1个多月了,“还以为很快就能用上,没想到这都10月中旬了,还是没动静。”
顾大松认为,对消费者来说通过互联网叫车的时候可能会增加难度,可能是高端的、从比较远的地方赶过来的汽车,会比较贵。
华泰证券(15.55, 0.77, 5.21%)首席分析师罗毅: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释放基础货币,盘活信贷资产。但与信贷资产证券化不同,后者是存量盘活,不改变央行资产负债表,而央行通过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工具可以释放基础货币。